• 登入/登記環宇一家
    國泰航空
    游泳之城:蘇黎世別具一格的消暑妙法
    蘇黎世的夏季,最宜換上泳裝,從黎明至黃昏,在水邊徜徉消暑。在這個瑞士城市縱橫穿梭,帶你到河畔、湖濱與池邊去
    zurich
    Credit: Magnus Winter
    發掘最佳票價飛往
    蘇黎世

    在海洋、湖泊或河流等公開水域游泳,有人喜歡,有人則否。

    不喜歡的人會質疑,為何要縱身躍進冰凍——不,是投入「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的水中,自討苦吃。喜歡的人則享受那種在大自然中逍遙自在的感覺,讓身心同時甦醒之餘,不會一面游一面在眼角瞥見水中載浮載沉的垃圾。

    如果你喜歡在公開水域游泳,那麼歡迎你來到蘇黎世。歐洲沒有什麼大城市比這裡更熱衷於在湖泊和河流游泳。蘇黎世是瑞士最大的城市,有多處湖泊、河流及戶外泳池等約40個地點,供人暢游一番。

    瑞士不單以湖光山色見稱,這些當地人稱為badi的戶外泳池亦十分清潔,環境優雅,管理完善,令人感到更像一個只供會員使用的私人會所而非公眾泳池。其中有部分戶外泳池只供女士使用,同時亦有男士專用的戶外泳池。到了黃昏時分,多個戶外泳池更搖身一變,成為有現場音樂表演和供應美味雞尾酒的酒吧。

    有些人前來,並非為了游泳。位於蘇黎世湖畔的戶外公眾泳池Utoquai badi,每天早上準時於7時05分舉行早晨瑜伽班。在一個陽光普照的夏日,峰頂積雪的阿爾卑斯山清晰可見。相距不太遠的積雪山峰四季皆可見到,在這幅美景襯托下,人們穿上昂貴、熨得筆挺的短褲,互相炫耀;或在離岸數米的浮台上曬太陽;或是一面翻閱《Neue Zürcher Zeitung》日報上的新聞,一面悠閒地享受一杯Aperol spritz雞尾酒;也有人一面品嚐三文魚沙律,一面與朋友閒話家常;當然還有人與漂亮的男、女救生員打情罵俏。長形的游泳棚一直伸出湖面,外貌從1890年以來就沒有變過。這座建築物由多個不同的木甲板組成,分為男、女專用及共用區,瀰漫一份平靜而井然有序的氣氛,極具瑞士特色。

    我走下通向湖裡的梯級,享受清涼沁人的湖水。湖水並不冷,但是感覺清爽怡人。四周並沒有太多人,可能都在蘇黎世的銀行內埋頭苦幹。我從容悠閒地在水中慢游,感覺自由自在;這裡沒有一般泳池內分成一條一條的水道,也不會被前面的泳客踢到,更不用思考。我游離岸邊,遙望遠處的城市風景。

    沿岸不遠處有個供人跳水的浮台,令我童心大作。浮台上有三個不同高度的跳板,我選擇了位置最低的一個。當我搖搖晃晃地走到跳板邊緣時,覺得還是很高。我彈跳了幾下之後,縱身躍進水裡,立時水花四濺。然後再跳一次,接著再跳一次,真是好玩極了!

    Zurich

    Credit: Magnus Winter

    自從羅馬人統治的時代以來,蘇黎世就有人在戶外游泳;當時這座城市是羅馬人治下的一個行政區,名叫Turicum。到了19世紀,市議會為居民興建公共浴室,認為這種做法比為每家每戶提供自來水更便宜。本來這是生活上的需要,後來卻演變成一種風尚;到了1930年代,建築師競相興建浴堂,同時吸引勞動階層與富裕人家前來使用。

    除了湖畔的戶外泳池之外,有好幾個則位於市中心,就在利馬特河岸旁。從火車總站或建於17世紀的市政府大樓出發,只需步行一段短短的路程就可抵達。每當盛夏,利馬特河的Upper Letten與Lower Letten河畔泳池內,就有不少打扮新潮、身上有六塊腹肌和紋身的健美男女,從橋上躍入河中,讓湍急的河水帶他們往下游,最後撞到排水閘上。其他泳客則或玩排球,或到餐室點一杯飲品小坐,或在河岸上曬太陽,身旁的藍牙揚聲器高聲播放著Justin Bieber和Lady Gaga的流行曲。

    當我嘗試學那些俊男美女般讓河水帶往下游時,我撞到排水閘上,而湍急的水流幾乎將我的泳褲也扯掉。後來我觀察一些當地人的做法,見到他們在快到排水閘時首先將腳伸出,這樣就不會整個人撞到排水閘上,原來竅門就在這裡。有些人甚至利用排水閘來玩徒手衝浪,乘著河水流過末端狹窄的水道造成的急流而下;不過,若非對自己的泳術深具信心的話,還是不要嘗試。然而這裡跟其他戶外泳池一樣,全都有救生員當值,保障泳客的安全。

    Zurich

    Credit: Magnus Winter

    如果想要斯文一點的活動,可以在市中心乘搭7號電車,大約15分鐘的車程,就會緩緩地將你帶到整潔而井井有條的市郊去。沿著湖邊再徒步行10分鐘,就來到另一個戶外泳池Seebad Wollishofen。這裡的建築跟裡面的設施同樣吸引,只需付八瑞士法郎(65港元)入場費,就可進入一個一塵不染的天地。這裡有修剪整齊的草坪,完好如新的木製儲物櫃和長凳,還有一座雅致的水泥亭樓,由建築師Hermann Herter於1939年設計,外貌令人聯想起《星空奇遇記》裡面的聯邦星艦企業號。

    我走下通向湖裡的梯級,享受清涼沁人的湖水。湖水並不冷,但是感覺清爽怡人。四周並沒有太多人,可能都在蘇黎世的銀行內埋頭苦幹。我從容悠閒地在水中慢游,感覺自由自在;這裡沒有一般泳池內分成一條一條的水道,也不會被前面的泳客踢到,更不用思考。我游離岸邊,遙望遠處的城市風景。

    沿岸不遠處有個供人跳水的浮台,令我童心大作。浮台上有三個不同高度的跳板,我選擇了位置最低的一個。當我搖搖晃晃地走到跳板邊緣時,覺得還是很高。我彈跳了幾下之後,縱身躍進水裡,立時水花四濺。然後再跳一次,接著再跳一次,真是好玩極了!

    Zurich

    Credit: Magnus Winter

    回市區途中,我在同樣位於湖畔的Seebad Enge戶外泳池吃午餐。這裡令人感到恍如置身會所之內,只是這個會所恰好提供游泳設施。白領人士經常在午餐時間前來游泳,消除整天開會的疲勞。你可以見到身穿正式上班套裝的男男女女絡繹前來,消失於更衣室的門後。不消幾分鐘,就見到他們身穿泳裝開門,面帶笑容地跳進水裡,將債券和股票價格拋諸腦後。

    戶外泳池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大概就是黃昏降臨蘇黎世的時候。日間Frauenbadi婦女泳池只供女泳客使用,但是到了傍晚,就會變身為一家Barfussbar,即是「赤腳酒吧」。這時男士也可以進內,不過不能穿鞋進去。這個戶外泳池有很漂亮的泳棚,可以望到湖泊和城市,風景極佳。我前來的這個黃昏和暖宜人,裡面男女老少都有,熱鬧但不至擠迫,彼此談笑風生,有人將腳輕輕浸在水裡,一面啜飲雞尾酒,一面聆聽本地音樂人Hong用木結他自彈自唱他的最新暢銷作品《Sweet Killer》。這裡平時在黃昏時分都會舉行朗讀會、音樂會和即興劇場表演等文藝活動。

    從這裡步行15分鐘,就來到只限男士使用的Schanzengraben badi戶外泳池。這是蘇黎世最古老的戶外泳池,跟Frauenbadi一樣,太陽下山後就容許異性入內,並且變身成Rimini Bar酒吧。這裡比Frauenbadi更新潮、更幽靜,也更具吸引力。聚在這裡的都是年輕人,打扮入時,每個人都輪廓分明,身材健美,顯然在健身室下過不少苦功。他們下班後來這裡,倚在軟墊堆上,或懶散地躺在被紅色和綠色燈光照亮的露天池畔,享受啤酒或瑞士葡萄酒,互相嬉笑調侃。不少人都以英語聊天,可見蘇黎世是個國際都會。有一對男女正談得興高采烈,話題是利率,金融財經是這裡的人的第二語言。每逢星期一晚,這裡還有二手舊貨市場。至於在Lower Letten的戶外泳池,晚上會有露天電影放映,選映Filmfluss系列的節目,主要是海外及瑞士本地的獨立製作。

    夜深了,當這個城市開始休息的時候,我漫步橫過平靜的利馬特河,回到位於Marktgasse街的酒店,在滿月的照耀下陷入沉思之中。當我在河岸附近的小巷內徘徊之際,心裡則在盤算明早的行程。要展開美好的一天,首先當然是到湖裡暢泳一番,然後精神爽利地開始其他的活動,不管是分析股票組合,還是在咖啡室和博物館內消磨一天。

    有用資訊

    蘇黎世的戶外泳池由5月中至9月初開。

    蘇黎世及瑞士詳情請瀏覽zuerich.com myswitzerland.com

    精品酒店Marktgasse Hotel詳情請瀏覽marktgassehotel.ch

    更多靈感

    蘇黎世旅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