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登記環宇一家
    國泰航空
    香港及馬德里飲食文化異同
    正當西班牙菜在香港大受歡迎之際,亞洲風味亦逐漸滲入伊比利亞美食中。馬德里人和香港人前往彼此的家鄉居住後,比較兩地的文化和烹飪風格
    香港及馬德里飲食文化異同
    Credit: Monica Gumm / laif / IC
    發掘最佳票價飛往
    環球航點

    Manuel Palacio

    馬德里人在香港

    一提到cocido madrileño馬德里菜肉雜燴鍋,Manuel Palacio馬上眼泛淚光,聲線變得有如夢囈。這鍋大雜燴以鷹嘴豆為主,再加上大量豬腩肉、西班牙香腸、牛膝、椰菜、紅蘿蔔、蕪菁和其他配菜,是馬德里的名菜之一,亦是Palacio童年時每逢冬季必吃的菜式。

    Palacio表示:「我父親非常傳統,每逢星期六和星期日一家人必定要一起共進午餐,不得缺席。所以我總是跟兩位姊妹和父母圍坐餐桌旁,吃一頓正式的午餐,偶爾還有親戚同席。我向來喜歡西班牙式雜燴,但最享受的始終是與父親一起烹飪,以及用上等火腿和橄欖伴開胃酒一起小酌的時光。」

    Manuel Palacio
    Hong Kong food culture

    Credit: Mike Pickles

    Palacio身兼廚師和企業家,2012年移居香港創業。雖然生活模式與家鄉大致相若,但香港的烹飪文化教他大開眼界。他表示:「我愛上香港多姿多采的烹飪風格,這是西班牙所缺乏的。」Palacio現於香港經營十家食府,包括西班牙式燒烤餐廳、餃子店和英式雞尾酒館。

    他繼續說:「我發現原來香港和西班牙同樣都是民以食為天,兩地的人都喜歡享用份量小巧精緻的食物,並且同樣重視與長輩一起用膳,樂聚天倫。」

    不需多費唇舌,Palacio就爽快答應展開一趟香港深度美食遊,前往城中至潮食店以及米芝蓮星級食府,嚐遍各種特色佳餚美饌。

    Palacio表示:「選擇廟街也許無甚驚喜,但我非常喜愛那裡的街頭美食。我熱愛廟街的一切,尤其是那份熱鬧的氣氛。廟街的食物相當美味,加上四周人來人往,那正是廟街的魅力所在。」

    由喧鬧的廟街,Palacio帶我們來到氣派堂皇的福臨門酒家,這是他另一家至愛的食府。福臨門屹立灣仔70年,素有「富豪飯堂」的美譽,菜單上顯眼的位置,羅列了烤乳豬和款式繁多的燉湯,都是這裡的名菜。

    Palacio表示:「我每星期最少要光顧這裡一次,滿足我的點心癮。我對小籠包好像永遠吃不厭,可以每天鯨吞三打。如果我不去福臨門,就會到鼎泰豐。」

    Hong Kong food culture

    Credit: Joey Cheung/iStock Editorial/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灣仔還有遠近馳名的橋底辣蟹:「這是我宵夜的勝地,在凌晨2時或3時,當其他餐廳早已關門的時候,你仍然可以在這裡飽餐一頓。」

    若有親戚朋友自遠方來的話,他們剛抵達香港國際機場,往往首先就會打聽下一頓飯的著落。

    Palacio說:「四季酒店龍景軒供應的高級粵菜,堪稱全港最正宗,外地訪客總是對之讚不絕口。另外,在城中擁有14家分店的翠園亦是水準可靠的選擇。」

    「我也會帶訪客前往位於灣仔的Samsen泰麵品嚐泰式麵食,再到Pici享用以簡單方式烹調的新鮮手製意粉,比對兩者的差異。」

    Palacio選擇以卅二公館壓軸,那裡有自設烤鴨焗爐和肉類風乾櫃,而食物水準更是廣受好評。他說:「這家餐廳出類拔萃,我每個月都會光顧一次。」

    Palacio現年32歲,17年前在馬德里一家chocolateria朱古力甜點熱飲店裡洗碗,他說:「那時我也想過有一天會自己開餐廳,但做夢也想不到,竟會在香港經營餐飲王國。」

    ManuelPalacio是香港Pirata集團 的共同創辦人

    Calvin Hui
    Food culture Madrid

    Credit: Jack Malipan Travel Photography / Alamy Stock Photo / Argusphoto

    許劍龍

    香港人在馬德里

    2000年代初,許劍龍決定在歐洲小住一段時間。他當時是嶄露頭角的藝術企業家,前往英國或德國都是合情合理的選擇,但他卻選了一個出人意表的地方:馬德里。

    許劍龍解釋:「我十分喜愛現代藝術,而西班牙是現代藝術的重鎮。」

    西班牙與中國和日本等國家一樣,曾經長時間鎖國,拒絕接受外國的影響。這令當地保留了獨特的文化和語言,對外來人而言或許難以適應,但許劍龍是個例外。

    Food culture Madrid

    Credit: Marta Ortiz / iStockphoto / Getty Images

    「學習西班牙的語言和文化是個刺激的體驗,未至於是文化衝擊,但的確不易上手。我跟朋友的朋友在位於馬德里市中心西班牙廣場的EdificioEspaña大廈合租一個單位,那裡可俯瞰全市最宏偉壯麗的景點,包括德波神廟和馬德里王宮。」

    「他至今仍然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當地人對我這個學習西班牙語的亞洲人很友善,令我留下極其美好的回憶。」

    旅居當地不久,許劍龍已完全融入馬德里人的飲食文化:早餐在當地咖啡館享用蘸滿特級初榨橄欖油的西班牙多士和cafe con leche牛奶咖啡;在夜店狂歡一整晚後,則會以熱朱古力和西班牙油條作宵夜。許劍龍亦習慣了西班牙的作息時間:下午2時至3時是午餐時間,晚上過了9時半以後才吃晚餐,然後再到夜店狂歡,直至⋯⋯「凌晨2時至5時不等」。

    Food culture Madrid

    Credit: Age fotostock / Alamy Stock Photo / Argusphoto

    「在馬德里,人人都喜歡享用美食。人們與三五知己聚會時,也邀請新朋友加入,一起分享歡笑、美酒和佳餚,令氣氛更加融洽。」

    我們當然可以列出多家值得一嚐的餐廳名單和地址,但許劍龍認為在馬德里用餐的樂趣,來自在鬧市中四處覓食;例如Embajadores就是個好例子,這一區最近在《Time Out》雜誌的全球調查裡,獲選為全球最型格社區。

    「馬德里能夠迎合不同預算和品味,當地既有Salamanca等高級地段,也有Lavapiés和Chueca等潮人社區,迎合不同客人的預算和口味。Bartolomé市場售賣來自西班牙全國各地的食品,以琳瑯滿目的火腿、橄欖油和傳統turron鳥結糖而聞名。對我而言,在市場挑選新鮮西班牙農產品,再回家炮製簡單而可口的沙律,實在是一件賞心樂事。」

    旅居馬德里一段日子後,許劍龍逐漸發現,這個新家鄉表面上雖與香港迥然不同,實際上卻擁有許多共通點。

    「西班牙人與華人都認為,用餐時應該與親朋在一起;他們通常在星期日舉行家庭聚會,探望祖父母,逢年過節亦會一家團聚。」

    「與其他歐洲人不同,西班牙人與華人一樣喜歡與人分享食物。我認為西班牙小菜tapas和中式點心在這方面非常相似。馬德里人往往於同一個晚上走訪幾家西班牙tapas餐館,享受不同的風味,這仍然是我旅居馬德里時最難忘的回憶之一。」

    現在,許劍龍每年都會重訪馬德里最少兩三次。

    「馬德里擁有歐洲古城的魅力,同時又洋溢新世代開拓的新格調,令我十分懷念。另外,糅合亞洲風味的西班牙菜,現時在馬德里日益流行,這種現象令人特別感興趣。」

    「如果我現在身處馬德里,我會馬上前往西班牙廣場,走過迷人的舊城區,找個地方坐下來,細賞馬德里在我眼前展現的魅力。」 ‬

    許劍龍是香港和倫敦3812畫廊的共同創辦人

    Food culture Madrid

    Credit: Peter Eastland / Alamy Stock Photo / Argusphoto

    健康與長壽

    沒有人會將馬德里與香港混為一談,但在種種差異以外,兩地人喜歡與親朋好友分享美味小點的習慣,成為這兩座城市出人意表的共通點。

    兩地追求健康飲食和生活質素的潮流,亦帶來另一項共通點:長壽。

    根據西雅圖的研究機構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最新研究顯示,預計到了2040年,西班牙人的平均壽命將達85.8歲,超越現時領先的日本。

    香港因為並非國家,往往不被納入全球指標的調查範圍。然而本地大學進行的研究亦指出,香港人的預期壽命同樣達至破紀錄新高;在2016年,男士的平均壽命為81.3歲,而女士更達87.3歲。

    更多靈感

    發掘最佳票價飛往
    環球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