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升級您的網頁瀏覽器
你正在使用我們不支援的瀏覽器。如要享受最佳網站使用體驗,我們建議你升級至更新版本的瀏覽器—請參閱我們的 支援瀏覽器清單
「飛」凡情誼75載

為慶祝國泰航空創立75周年,我們特別邀請多位乘客分享他們乘搭國泰航班的故事,回顧這趟維繫情誼、拉近地域距離,以至發現新機遇的旅程。

江沛亨
喜劇演員及棟篤笑俱樂部TakeOut Comedy創辦人

美籍港人江沛亨表示:「我和我的家人都非常喜歡國泰。」他的母親Anna更是「頭號粉絲」, 他說:「家母在香港出生,紐約則是她的生活圈子所在,因此她喜歡兩邊走,每次逗留三、四個月,多年來一直選乘國泰航空。長年累月乘搭國泰的經驗,更讓她找到特選經濟客艙的最佳艙位:毗鄰洗手間的一席!」然而,在2019冠狀病毒病的陰霾下,要往返兩地絕非易事。Anna被迫從美國孤身上機,到埗後還要在香港機場待上14個小時,等候檢測結果。江沛亨需確保媽媽沿途會得到妥善照料,而與江沛亨一家同行多年的國泰航空,自然是不二之選。同時他亦在Facebook群組「HK Quarantine Support Group」(香港檢疫支援群組)中發帖文,請求同機人士幫忙留意他83歲的年邁母親,以策萬全, 結果竟造就了他口中的「年度最強回帖」。

 

一眾與江媽媽同坐CX843航班的乘客,以及在香港等候檢測結果的人士,雖互不相識卻同心協力,密切留意江媽媽的動向,並且定期在江沛亨的帖文回應欄張貼照片及最新消息,好讓江沛亨得知母親安全。回帖最後數量多達600個。江沛亨稱:「整件事就像韓劇一樣,大家都期待大團圓結局:看到母親步出禁區與我深情擁抱!我完全沒有想過,在這段艱難時期也能感受到各位對一個陌生人的厚愛。看到互不相識的人守望相助,確實令人感動。我希望把這個故事搬上大銀幕,成為頌揚疫情下人性光輝的正能量電影。」

Tom Chadwick
業務風險及持續性管理經理

Tom Chadwick回憶說:「我星期四拿到銀行貸款,星期五訂機票,星期六登機,然後在1998年7月5日星期日抵達香港,數小時後啟德機場就永久關閉了。」啟德機場當年從簡陋的軍用臨時飛機跑道,發展成世界第三繁忙的航空樞紐,每年接載3,000萬名乘客及處理150萬噸貨物,發展快得令人驚訝,因此機場永久關閉的一刻引起全球關注。而國泰航空的舊總部便是位於啟德機場。

 

Tom Chadwick聽到啟德機場即將關閉的消息時年僅18歲:「當我在報紙上看到機場將在下個星期關閉時,就決定要來一趟香港。」此消息促使他首次踏足香港, 其後十年,他每年都會造訪香港,與妻子結婚後,他更在這座城市落地生根。「自那一天起, 我就愛上了香港。我永遠都會將這份愛與我第一次乘搭的國泰航空客機聯繫起來。從那時起,我曾多次前來香港,但我已無法在赤鱲角機場找回那份興奮。」

劉綺雯
酒店業傳訊總監


即使歷經逾四分之一個世紀,傳訊總監劉綺雯依然難忘童年乘搭國泰航空客機的印象。她清楚地記得〈Love’s Theme〉這首登機音樂。這首管弦樂曲旋律慷慨激昂,由綽號「Walrus of Love」的Barry White創作,很多香港人至今仍然記憶猶新。1990年代初,國泰航空推出首條香港不停站飛往倫敦的航線,對於劉綺雯來說,這首歌便成了陪伴她多次獨自往返英國寄宿學校的主題曲。

 

她回憶道:「我14歲時首次乘搭飛機,當時仍是從啟德機場起飛。我記得機上總是座無虛席,機艙服務員態度親切,而且會對小孩子特別關心。他們經常來看看我們的情況,並會為我們送上各種小食。」即使時光飛逝,她對國泰的美好印象始終不變,她表示:「一踏進國泰航空客機的機艙,我仍然會有回家的感覺。」

郭志怡
企業家、作者與時尚達人

英文「international jetsetter」一詞意指經常乘飛機周遊列國的富裕人士,用來形容郭志怡可說是合適不過。她在求學時期便需經常往來香港以及歐美兩地,在出任Chanel的亞太區傳訊總監期間,更需不時踏上長短不一的旅程,例如中國各地,或到巴黎、倫敦、紐約及米蘭公幹。後來她開設了本地時尚酒吧及餐廳Sevva,以及高級西餅連鎖店Ms B’s Cakery及C’est La B。

 

因頻繁的公務及私人旅程,郭志怡自然而然地成為了馬可孛羅會金卡會員。她最堪回味的旅程跟她事業上的成就有關。她說:「那次我乘搭頭等客艙前往紐約,推出我的第二本書《Weddings, Butterflies and the Sweetest Dreams》。」那是一本大型精裝畫冊,裡面有很多製作複雜精緻、令人歎為觀止的蛋糕, 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婚禮照片,非常悅目。「我知道這趟旅程是我人生中重要的里程碑,因此我要令它與別不同。我記得我躺在床上,蓋上羽絨被,一面飲Krug香檳,一面用銀匙舀魚子醬來吃。新書發佈會在我的好朋友Vera Wang位於麥迪遜大道上的婚紗店內舉行,因此必需有充足的睡眠。」

Billy Semple
前職業足球員

Billy Semple是前職業足球員,於1974年移居香港,加入香港流浪足球會。他說:「我們經一位華人旅遊代理購買機票,他在格拉斯哥Sauchiehall Street街上的Lucky Star中菜館樓上辦公。」那時國泰航空還未開設從倫敦出發的直航班機,要到1991年才推出,因此乘客必須在巴林或杜拜轉機。從蘇格蘭起飛,全程接近24小時。

 

Semple說:「我還記得降落後我們走下飛機扶梯,越過停機坪朝客運大樓走去,接受本地傳媒訪問和拍照。」當時不單有新的班主投資,外國球員的加入更吸引多達28,000名球迷進場觀看。每周都有球賽在香港大球場上演,整個足球界一片欣欣向榮,香港足壇亦正式步入黃金時代。此外,多位星級名將如曾帶領英格蘭隊取得1966年世界盃冠軍寶座的英格蘭隊隊長Bobby Moore——他亦是Semple效力San Antonio Thunder隊時的前隊友,以及曼聯主將George Best亦曾來港作賽。對於當年剛成家立室的Semple來說,帶同家人移居世界的另一端猶如一場賭博,但最終卻為他帶來相應的回報。他說:「我在啟德機場下機後從未回頭,這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決定。」

Dilip Badlani
投資專業人士


當國泰航空於2004年開通香港不停站飛往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的定期航班時,Dilip Badlani正在有「大蘋果」之稱的紐約工作。他說:「國泰航空不停站直飛紐約的航班,對我的工作或個人生活都有重大影響。」Badlani的旅程只是日益頻繁的港美貿易中其中一個統計數字,自航線開通以來,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因這條航線而受惠,他是其中之一。

 

「我在香港長大,很高興能夠乘搭家鄉航空公司的飛機。國泰航空提供世界級的服務、水準一流的食物,以及頂級的視聽娛樂節目,機場貴賓室也非常出色。從工作的角度來看,這條航線讓我更有效地安排行程。我經常乘搭星期日凌晨1點的航班,來香港參加星期一早上的會議,然後星期五飛回美國跟家人度周末。當我需要到東南亞公幹時,我也喜歡乘搭國泰的航班在香港轉機。對我來說,只要能夠隨時登上一班客機,花很短時間就能與家人見面,便足以令我安心。雖然我在2018年搬回香港居住,但仍然需要經常前往紐約。國泰的不停站直飛航班,正好令我更放心帶著年幼的女兒同行。截至現時為止,我大概已經乘坐這條航線不下50次了。」

Obet Mazinyi 
國泰航空波音747-400客機機長

雖然機師與乘客碰面的機會不多,但機師可是一圓眾人旅遊夢的關鍵人物。Obet Mazinyi機長過去負責駕駛波音747-400客機,接載數以萬計的乘客往來各地,讓他們與家人、伴侶及好友團聚,沿途創造過不少難忘回憶。其中一次旅程令他印象尤深:約16年前,在Obet機長駕駛的峇里至香港回程航班上,一名乘客因醫療狀況需以擔架運送上機,機組人員加倍盡力,確保這位乘客全程感到舒適,並獲適切照顧。

 

他回憶道:「我們待那名乘客安頓好後才讓其他乘客登機,而我亦有親自探望他,確保他一切安好。這位獲得機組人員妥善照料的乘客,看到機長前來問候,顯得喜出望外。他說:『國泰機組人員和機長都對我關懷備至,令我感到備受重視。你們殷勤的態度,實在讓我受寵若驚。』我回答指對乘客無微不至,是我們應有的待客之道。我會牢記當時他的喜悅和感激,這些難忘的時刻提醒我國泰航空如何與別不同,能夠成為國泰機長實屬我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