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關閉本網站的數碼存根(cookie)。請啟用數碼存根以享受更好的瀏覽體驗。
您正在使用一個不受支援的瀏覽器。查看我們支援的瀏覽器以便獲得最好的使用體驗。

Fly Greener

根據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和世界氣象組織成立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指出,航機在飛行階段每燃燒1公斤的航油,便會在大氣層排放約3.15公斤的二氧化碳。 

每班航班的總燃油用量乃由多個因素決定,包括飛行距離、風速、乘客及貨物的總重量。我們在計算二氧化碳排放量時,會以過往的燃料消耗數據作為基礎,再將航機上的乘客數目及飛行距離除之,便可計算出每乘客千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乘客數目乃根據客機隊過往平均載客量來決定。

從上游階段的排放包括從提供航油給我們飛機的活動,並可能涉及提取,提煉和運輸燃料到我們的飛機。「Fly Greener」計算機所計算出來的數值僅包括從飛行階段的排放。為了估計你從上游活動的排放,請將「Fly Greener」計算機所得的排放數量乘0.222。

資料來源: 歐洲委員會聯合研究中心 (Joint Research Centre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在計算乘客的燃油用量時,航班載貨所衍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會被扣除。因此航班載貨的燃油用量並不會計算入乘客所佔比例之中。

我們為特選經濟、商務及頭等客位的乘客所提供的機艙設施,不論所佔重量及空間皆高於經濟客位,因此特選經濟、商務或頭等客位的乘客所衍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相對較經濟客位的乘客為多,因此在計算時,有必要把客艙的級別計算在內。

每位乘客每一千米所消耗的燃油量乃根據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機隊所有飛機的運作數據而計算,假如把個別航班所使用的機種也考慮在內,會令運算過程變得十分複雜。而且,我們有時會基於運作上的需要,更改航線原來使用的機種。

會。在計算碳排放量時,由於會使用實際的數據,故風速對飛行時間的影響,以及因而造成的燃料消耗量增減亦會計算在內。

只要在「網上計算機」鍵入多個航段的資料,即可獲取碳排放量的運算結果。例如從悉尼往香港,再續程往北京,可把這兩個航段的資料分別鍵入計算機。如把行程當作單一航段般鍵入,例如悉尼至北京,計算機會自動假設乘客經由香港樞紐轉機。

「網上計算機」可計算國泰及國泰港龍航機運作的航段,但系統並不支援國泰及國泰港龍航機以外的飛行航段。如欲透過我們的網站抵銷搭乘其他航空公司航班所排放的碳排放量,可選擇一次過捐款

目前沒有計算的準則。國泰及國泰港龍已盡力確保為乘客運算出公平而準確的碳排放量,並會不時檢討計算方法,尤其當業界訂立有關的準則後。

碳排放量的計算實難以直接作出比較,因為不同的航空公司各自有一套計算碳排放量的方法,且諸如機種、乘客的組成類別、貨物的分配以至機艙設施及航線結構等數據可能相差甚遠。正如前述,我們已盡力制訂一套計算碳排放量的方式,務求能以我們認為最公平及最準確的方式反映機隊及乘客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

根據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及世界氣象組織設立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指出,目前航空業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在全球總排放量中所佔比例僅為百分之二。現今就其他排放物及在高空排放對環境的影響有深入的研究及調查,惟由於大氣層的化學反應極為複雜,此等問題尚未有一致而清晰的結論。

為協助提高加我們對氣候變化在大氣層中的理解,國泰航空支持IAGOS項目,這是歐盟委員會歐洲研究基礎設施戰略論壇 (European Commission’s European Strategy Forum on Research Infrastructures) 的一部分。在2013年,我們一架空中巴士A330-300型飛機已裝備監測導致氣候變化要素的科學儀器,如氣溶膠,層雲顆粒和大氣成分。研究結果將為科學和政策用戶提供包括實時數據提供天氣預報,空氣質量預報和氣候模型。有關進一步資訊,請參閱以下網站:www.iagos.org

凝結尾跡是航機在冰冷和潮濕的大氣層飛行時偶爾留下的一道白色痕跡,被認為與卷雲的形成有關,而卷雲則被認為是氣候變化的成因之一。雖然科學家已就此進行深入研究,但至今仍未能肯定凝結尾跡對氣候變化確實造成多大影響。

為協助提高我們對氣候變化在大氣層中的理解,國泰航空支持IAGOS項目,這是歐盟委員會歐洲研究基礎設施戰略論壇 (European Commission’s European Strategy Forum on Research Infrastructures) 的一部分。在2013年,我們一架空中巴士A330-300型飛機已裝備監測導致氣候變化要素的科學儀器,如氣溶膠,層雲顆粒和大氣成分。研究結果將為科學和政策用戶提供包括實時數據提供天氣預報,空氣質量預報和氣候模型。有關進一步資訊,請參閱以下網站:www.iagos.org

碳抵銷機制能有效為地面的碳減排項目提供資金,以抵銷因飛行而排放的二氧化碳。經「Fly Greener」計劃的捐款去抵銷碳排放物,您可購買減排溫室氣體項目所產生的碳排放信用額。這些碳排放信用額便會自動在市場駐銷,以確保不會再被出售或使用。

以「Fly Greener」碳抵銷計劃而言,碳排放信用額是指在經自願碳標準或同級或更高的全球性標準確認的減排項目所衍生的核實減排量。自願碳標準是由氣候組織(The Climate Group)、國際排放交易協會(the International Emissions Trading Association, IETA)及世界企業持續發展會(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為達至自願抵銷碳排放量市場完善發展而制定的。

碳抵銷只是其中一種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方法。雖然抵銷碳排放量並不能確實減少飛行所排放的二氧化碳,但有助避免或減少別處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同時,抵銷計劃所得資金亦可鼓勵發展更多創新意念,並讓更多人明白到更有效地管理碳化物及減少地方性空氣污染的需要。

碳抵銷計劃只是減少我們碳足跡的方法之一。我們與合作夥伴致力做好碳排放量管理工作。通過創新技術,優化操作程序和改善基礎設施,我們積極促進業界努力減少航空業的整體影響。

20世紀80年代初,我們減少機載重量,開通從香港到倫敦和溫哥華的長途直飛航線。減輕這兩條航線的承載重量,使我們能夠為客戶提供一個獨特和具競爭力的服務。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的各個團隊開展創新性措施,如燃料監測系統;清洗引擎核心;引進更輕的設備(例如,餐車和集裝箱);和利用飛行技術和飛行計劃系統減少燃料使用。這標誌著燃油效率自此已被融入我們的運營模式。

有關國泰航空於提高燃油效率和減少碳排放的其他措施,請參閱我們的可持續發展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