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关闭本网站的数码存根 (cookies)。请启用数码存根,以享受更佳浏览体验。
您正在使用一个不受支援的浏览器。查看我们支援的浏览器以便获得最好的使用体验。

Fly Greener

根据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世界气象组织成立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指出,航机在飞行阶段每燃烧1公斤的航油,便会在大气层排放约3.15公斤的二氧化碳。

每班航班的总燃油用量乃由多个因素决定,包括飞行距离、风速、乘客及货物的总重量。我们在计算二氧化碳排放量时,会以过往的燃料消耗数据作为基础,再将航机上的乘客数目及飞行距离除之,便可计算出每乘客千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乘客数目乃根据客机队过往平均载客量来决定。

从上游阶段的排放包括从提供航油给我们飞机的活动,并可能涉及提取,提炼和运输燃料到我们的飞机。「Fly Greener」计算机所计算出来的数值仅包括从飞行阶段的排放。为了估计你从上游活动的排放,请将「Fly Greener」计算机所得的排放数量乘0.222。

资料来源: 欧洲委员会联合研究中心 (Joint Research Centre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在计算乘客的燃油用量时,航班载货所衍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会被扣除。因此航班载货的燃油用量并不会计算入乘客所占比例之中。

我们为特选经济、商务及头等客位的乘客所提供的机舱设施,不论所占重量及空间皆高於经济客位,因此特选经济、商务或头等客位的乘客所衍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相对较经济客位的乘客为多,因此在计算时,有必要把客舱的级别计算在内。

每位乘客每一千米所消耗的燃油量乃根据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航空机队所有飞机的运作数据而计算,假如把个别航班所使用的机种也考虑在内,会令运算过程变得十分复杂。而且,我们有时会基于运作上的需要,更改航线原来使用的机种。

会。在计算碳排放量时,由于会使用实际的数据,故风速对飞行时间的影响,以及因而造成的燃料消耗量增减亦会计算在内。

只要在「网上计算器」键入多个航段的数据,即可获取碳排放量的运算结果。例如从悉尼往香港,再续程往北京,可把这两个航段的资料分别键入计算器。如把行程当作单一航段般键入,例如悉尼至北京,计算器会自动假设乘客经由香港枢纽转机。

「网上计算器」可计算国泰及国泰港龙航机运作的航段,但系统并不支持国泰及国泰港龙航机以外的飞行航段。如欲透过我们的网站抵销搭乘其他航空公司航班所排放的碳排放量,可选择一次过捐款

目前没有计算的准则。国泰及国泰港龙已尽力确保为乘客运算出公平而准确的碳排放量,并会不时检讨计算方法,尤其当业界订立有关的準则后。

碳排放量的计算实难以直接作出比较,因为不同的航空公司各自有一套计算碳排放量的方法,且诸如机种、乘客的组成类别、货物的分配以至机舱设施及航线结构等数据可能相差甚远。正如前述,我们已尽力制订一套计算碳排放量的方式,务求能以我们认为最公平及最准确的方式反映机队及乘客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

根据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及世界气象组织设立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指出,目前航空业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在全球总排放量中所占比例仅为百分之二。现今就其他排放物及在高空排放对环境的影响有深入的研究及调查,惟由於大气层的化学反应极为複杂,此等问题尚未有一致而清晰的结论。

为协助提高加我们对气候变化在大气层中的理解,国泰航空支持IAGOS项目,这是欧盟委员会欧洲研究基础设施战略论坛 (European Commission’s European Strategy Forum on Research Infrastructures) 的一部分。在2013年,我们一架空中巴士A330-300型飞机已装备监测导致气候变化要素的科学仪器,如气溶胶,层云颗粒和大气成分。研究结果将为科学和政策用户提供包括实时数据提供天气预报,空气质量预报和气候模型。有关进一步资讯,请参阅以下网站:www.iagos.org

凝结尾迹是航机在冰冷和潮湿的大气层飞行时偶尔留下的一道白色痕迹,被认为与卷云的形成有关,而卷云则被认为是气候变化的成因之一。虽然科学家已就此进行深入研究,但至今仍未能肯定凝结尾迹对气候变化确实造成多大影响。

为协助提高我们对气候变化在大气层中的理解,国泰航空支持IAGOS项目,这是欧盟委员会欧洲研究基础设施战略论坛 (European Commission’s European Strategy Forum on Research Infrastructures) 的一部分。在2013年,我们一架空中巴士A330-300型飞机已装备监测导致气候变化要素的科学仪器,如气溶胶,层云颗粒和大气成分。研究结果将为科学和政策用户提供包括实时数据提供天气预报,空气质量预报和气候模型。有关进一步资讯,请参阅以下网站:www.iagos.org

碳抵销机制能有效为地面的碳减排项目提供资金,以抵销因飞行而排放的二氧化碳。经「Fly Greener」计划的捐款去抵销碳排放物,您可购买减排温室气体项目所产生的碳排放信用额。这些碳排放信用额便会自动在市场驻销,以确保不会再被出售或使用。

以「Fly Greener」碳抵销计划而言,碳排放信用额是指在经自愿碳标准或同级或更高的全球性标准确认的减排项目所衍生的核实减排量。自愿碳标准是由气候组织(The Climate Group)、国际排放交易协会(the International Emissions Trading Association, IETA)及世界企业持续发展会(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为达至自愿抵销碳排放量市场完善发展而制定的。

碳抵销只是其中一种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方法。虽然抵销碳排放量并不能确实减少飞行所排放的二氧化碳,但有助避免或减少别处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同时,抵销计划所得资金亦可鼓励发展更多创新意念,并让更多人明白到更有效地管理碳化物及减少地方性空气污染的需要。

碳抵销计划只是减少我们碳足迹的方法之一。我们与合作夥伴致力做好碳排放量管理工作。通过创新技术,优化操作程序和改善基础设施,我们积极促进业界努力减少航空业的整体影响。

20世纪80年代初,我们减少机载重量,开通从香港到伦敦和温哥华的长途直飞航线。减轻这两条航线的承载重量,使我们能够为客户提供一个独特和具竞争力的服务。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航空的各个团队开展创新性措施,如燃料监测系统;清洗引擎核心;引进更轻的设备(例如,餐车和集装箱);和利用飞行技术和飞行计划系统减少燃料使用。这标誌著燃油效率自此已被融入我们的运营模式。

有关国泰航空於提高燃油效率和减少碳排放的其他措施,请参阅我们的可持续发展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