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一個不受支援的瀏覽器。查看我們支援的瀏覽器以便獲得最好的使用體驗。
預訂 搜索網站的目錄

旅遊健康與安全

了解更多如何因應個人健康狀況而預先規劃旅程,並查看我們如何致力為乘客營造安全環境。

機上健康關注事項

乘搭航機對大部分乘客的健康都不會造成影響。但在乘搭我們的航班之前,您或會希望了解更多有關以下事宜可能產生的影響。

如乘客前往目的地須橫越多個時區,則有可能衍生飛行時差反應,原因是人體內的生理時鐘只能每天自我調節約 1 小時的差異。大部分人的生理時鐘均較 24 小時略長。因此,朝西飛(日子延長)的旅客大多較朝東飛(日子縮短)的乘客少出現有關問題。飛行時差反應的最常見症狀包括疲憊乏力、頭痛、失眠及胃口欠佳等問題。

現時還未有醫治飛行時差反應的良方,但您可嘗試以下方法以減低其影響:

  • 如於啟程前未能有充足睡眠,飛行時差反應的情況可更為嚴重,因此您應該嘗試於出發前一晚有充足的睡眠。
  • 若您的旅程非常短暫(48 小時或以下),您或應選擇依您居住地的時間活動,而非嘗試調整至當地時間。
  • 按當地用膳時間享用輕膳。
  • 臨睡前 4 小時避免飲用含咖啡因的飲品,以及於臨睡前 2 小時避免飲用含酒精的飲品,以防睡眠中斷。
  • 儘量於當地晚間時間睡眠。若於日間感覺疲倦,儘量只小睡片刻。
  • 如朝西飛,傍晚出外接觸多點強光將有助拖延渴睡情況出現。
  • 如朝東飛,應儘量於清晨接觸多一點陽光,以幫助晚間入睡。

宇宙輻射是一種自然產生的電離輻射,源自太陽及太陽系以外的銀河。地球的大氣層及磁場是地球的屏障,大幅度遮擋了宇宙輻射。乘坐飛機的人可能會接觸到較多的電離輻射,因為商業航班平常巡航的高度受到地球大氣層的宇宙輻射保護較少。接觸到的輻射劑量亦會因航道愈偏離赤道而愈高。因此,輻射劑量會視乎不同航班的出發地、目的地、航線、飛行高度模式及當時太陽的活躍程度而定。

所有人都會在海平面由本地的環境、食物、飲品、醫療照射或建築物料接觸到背景輻射。高劑量的輻射可能是有害的。然而,在航班高度吸收到的劑量被視為非常低。由於機組人員及飛行常客更多時間處於巡航高度,因此他們會接觸最高額外的宇宙輻射量。

 

宇宙輻射的健康影響

癌症是與低劑量電離輻射相關的主要健康關注事項。由於乘坐飛機必定增加暴露於電離輻射的程度,因此患上癌症的風險亦會增加。然而,增加的風險極為輕微。例如,某人 20 年來每兩個星期乘搭香港往返紐約的來回航班。他們因癌症死亡的風險為 23.11% 至 23.14%。 鑑於多個已發展國家/地區因自然產生而引致死亡的癌症人數佔 23%,這意味著其風險增加約 0.5%,而大多數人都可能會認為是可接受的。

此外,過去亦曾有人就宇宙輻射對孕婦及胎兒健康的影響提出疑問。根據現有的知識,在懷孕期間偶爾乘坐飛機時所接觸的輻射劑量有限,而對胎兒的風險亦屬非常低。

 

航班上的宇宙輻射

輻射劑量的單位是毫西韋特 (mSv)。我們大部分航班的啟程及目的地均處於低緯度,因此我們比基地設於高緯度地區的航空公司幸運。某一特定航班輻射劑量的估計數字可於不同網站取得,包括以下網站:

http://www.faa.gov/data_research/research/med_humanfacs/aeromedical/radiobiology/cari6/download/

這是由電腦程式計算的示例:

由香港往紐約(太陽活動量高年份):0.0688 毫西韋特

由紐約往香港(太陽活動量高年份):0.0619 毫西韋特

由香港往紐約(太陽活動量低年份):0.0938 毫西韋特

由紐約往香港(太陽活動量低年份):0.0817 毫西韋特

 

輻射劑量限制指引

一般而言,專責輻射防護的國際機構建議:職業上於商業航班會接觸輻射(例如機師及機艙服務員)限每年 20 毫西韋特,而一般公眾於商業航班接觸輻射(包括懷孕時乘搭飛機)限每年 1 毫西韋特。

我們已與 MedAire, Inc.(位於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訂立協議,若遇上緊急醫療事故,該公司將為機艙服務員提供 MedLink 遙距醫療支援服務 (telemedicine service)。MedLink 全天候提供所有主要專科的醫生之意見。若有乘客須立刻接受專科治療以致航機須轉飛,MedLink 能即時提供全球逾 5,000 個機場及緊急醫療設施的資料,並能安排乘客入院及辦理有關手續。

我們所有機艙服務員均熟悉使用客機上完備的醫療用品和心臟起搏器。機上亦有少量額外氧氣供應,為突然遇上呼吸困難的乘客提供不時之需。然而,若您有已知呼吸問題,請預先通知我們的訂位辦事處,因或需要準備額外氧氣。基於安全理由,乘客不能攜帶氧氣筒登機。

暈機症狀是由於身體的視覺與平衡感未能協調而引致。飛機遇上氣流時,不適感覺會更為強烈。把視線集中於固定的物體有助減輕不適。出現暈機症狀時,可盡量坐到窗口位置,因為將視線集中在地面、海面或水平線或可減輕不適。客機中部近機翼位置通常亦是較佳的位置。機上有嘔吐袋提供。我們亦會提供非處方藥物,但我們建議乘客向醫生或藥劑師查詢應服的藥物。

我們所有航班均禁止吸煙,因此空氣污染物水平遠低於城市最繁忙的街道。我們於機艙內不斷增添新鮮空氣,經過濾以消除當中的塵埃、病毒、真菌及細菌,然後從客艙頂部流入,於底部連同空氣中不潔的微粒流出客艙外。

雖然客艙內的空氣濕度較低,但情況不比全球大部分地方嚴重,尤其是沙漠地區。大多數乘客均不會受到影響,但有部分乘客會因皮膚、眼睛及鼻子乾燥而略感不適。潤膚霜、水份噴霧劑及眼藥水均有助避免上述情況出現。大多數配戴隱形眼鏡的乘客於機上並無任何問題,但有部分乘客會感到不適,並選擇改戴一般眼鏡。

我們一直把乘客與員工的健康和安全放在首位。因此,我們已制定多項程序,以確保一旦出現嚴重傳染病爆發,我們能即時作好準備。

 

保障乘客

我們要求所有受傳染病影響而直接構成威脅的乘客出示健康證明書。若乘客的健康狀況對其他乘客或機組人員的健康及安全構成重大風險,在風險未曾消除前,有關乘客有可能不會獲准登機。我們亦已為機艙服務員制定適當的程序指引,以備有需要時處理懷疑感染疾病的乘客。有關程序指引符合世界衛生組織 (WHO) 及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 (CDC) 專為航空公司職員及乘客而制定的程序指引。

 

客艙衛生

我們嚴格執行客機客艙、座位、空廚及洗手間的清潔及消毒程序。我們的清潔程序符合多個國際監管機構及衛生當局發出的指引。

 

空氣潔淨

我們在機艙內採用的高效能空氣粒子過濾器 (HEPA),能有效過濾 99.999% 的塵埃微粒及空氣污染物,盡力確保機艙空氣質素維持最佳水平。

 

其他措施

我們繼續按照監管機構、業界及衛生當局發出的指引,檢討及加強所有健康程序。

我們積極提高員工對公眾健康的意識,包括推行注射流感疫苗行動、邀請專家主持講座,以及定期提供企業醫療部有關傳染病的最新消息及健康情報。

了解機上氣壓對身體的影響,可助您享受更舒適旅程。客機通常於高空飛行,而即使已於客艙內調壓,但仍與海平面氣壓 (sea-level pressure) 有一段距離。大部分客機均於客艙保持相等於海拔 6,000 至 8,000 呎的氣壓。氣壓下降會引致氣體膨脹,由海平面上升至 8,000 呎高空會膨脹約 20%。

 

出發前避免進食和飲用含氣的食物及飲品

人體內充滿大量氣體,當中包括消化時由胃部及腸部所產生的氣體。胃部或腸部氣體膨脹可令人感到不適,因此在出發前宜避免進食和飲用大豆、椰菜、碳酸飲品、啤酒等可產生氣體的食物及飲品。

 

吞嚥或打呵欠可減輕耳部不適

中耳腔內的空氣會隨氣壓轉變而膨脹或收縮。若不能取得平衡,耳膜便會因此而膨脹,導致耳痛或暫時性失聰。中耳氣壓一般可通過吞嚥或打呵欠而取得平衡,其原理基本上是讓中耳內的空氣通過咽鼓管泄至鼻後方的空間(鼻咽)。該管通常是處於關閉狀態,但當吞嚥或打呵欠時會短暫開啟。但隨著客機下降及氣壓上升,管內相對較低的氣壓傾向使之保持關閉,並導致中耳內出現負氣壓,造成不適或疼痛。

吞嚥、打呵欠、進行「乏氏動作」(Valsalva manoeuvre,即閉起雙唇,並掐著鼻子吹氣,直至耳朵出現「噗」一聲為止)或「湯因比動作」(Toynbee manoeuvre,閉起雙唇,並掐著鼻子,繼而不斷吞嚥)可協助開啟該管。

 

治療鼻塞

鼻竇面部及顱骨骨中充滿氣體的空腔,並透過小孔連接至鼻咽。若鼻塞引至這些小孔受阻塞,客機降落時或會相當疼痛。「乏氏動作」(Valsalva manoeuvre) 或會有幫助,但如出現鼻塞、感冒、花粉症或鼻竇炎等情況,則不宜乘搭客機。然而,若您必須乘搭客機,可於起飛前及開始降落前使用紓緩鼻塞的噴霧以預防問題。

 

牙科治療後需等待

補牙、蛀牙或牙瘡內的空氣膨脹亦可能令痛楚加劇。因此,如剛接受牙醫治療或遇上較為嚴重的牙齒問題,我們建議您於 24 小時內不要乘坐客機。

免責聲明

上述由國泰航空提供的資料僅供參考用途。除非獲國泰航空明確授權,否則任何人士均不可使用、複製或轉載此等內容。國泰航空已仔細審閱有關內容,並已採取一切我們認為合理的步驟,以確定資料的準確性。我們並無聲稱內容為有關主題之全面及詳盡的資料,任何人士若對此問題有興趣,不應單靠上述資料。有關內容不應被視為或被用以取代任何與此等問題有關人士的醫學意見。我們強烈建議及鼓勵任何對此問題有興趣的人士,若對有關問題的內容有任何疑問,應尋求合資格專業人士(醫學或其他方面)的意見。

更多有關飛行準備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