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一个不受支援的浏览器。查看我们支援的浏览器以便获得最好的使用体验。
预订 浏览站点菜单

旅行健康与安全

了解更多关于乘客如何根据个人健康状况提前制定计划,以及了解国泰航空如何致力于为乘客营造最安全的环境。

机上健康问题

航空旅行对大多数乘客的健康并无任何影响。但在乘坐我们的航班出行之前,不妨详细了解下其可能产生的影响。

当乘客前往跨越多个时区的目的地时,可能会出现时差反应,因为人体内部的生物钟每天只能对大约 1 小时的差率进行调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生物钟周期通常略长于 24 小时。这正是为什么大多数人往西飞行(一天时间被延长)比往东飞行(一天时间被缩短)出现时差问题的机率更小。时差的最常见症状是疲劳、头痛、失眠、食欲等问题。

目前并没有治疗时差的方法,但可尝试通过下列方式最大限度地减少其影响:

  • 出行前睡眠不足会加重时差反应,因此最重要的是在起飞前一定要休息好。
  • 对于时间较短的旅行(小于等于 48 小时),人体会更容易保持原来的生物钟时间,而不是尝试去适应当地时间。
  • 在当地用餐时间吃清淡一点。
  • 为了避免睡眠中断,睡前 4 小时不要喝含咖啡因的饮料,睡前 2 小时不要饮酒。
  • 如感觉疲惫,可尝试在当地的晚上时间睡觉,白天只小睡一会儿。
  • 对于向西飞行的乘客,在深夜接受亮光照射有助于延缓嗜睡的发生。
  • 对于向东旅行的乘客,在清晨接受光线照射有助于促进深夜的睡眠。

宇宙辐射是一种天然存在的电离辐射形式,其来源于太阳和太阳系外星系。地球的大气层和磁场可以大幅度地屏蔽宇宙辐射。人们乘坐飞机旅行时,可能会暴露于更多的电离辐射,因为在商用飞机的典型巡航高度,地球大气层的防宇宙辐射功能相对较弱。在沿远离赤道的方向飞行时,暴露程度也会增加。因此,辐射剂量因具体的航班而异,其取决于起飞地、目的地、路线、飞行级模式以及当时的太阳活动。

每个人都会受到海平面的背景辐射,其可能来自于当地的环境、食品和饮料、医疗照射或建筑材料。大量辐射是有害的。不过,在飞行高度所接受到的量被认为是非常低的。机组成员与飞行常客由于在巡航高度所花时间较长,因此暴露在辐射中时间格外长。

 

宇宙辐射对健康的影响

癌症是与低剂量电离辐射相关的主要健康问题。由于航空旅行意味着会更多地暴露于电离辐射,因此罹患癌症的风险会有所增加。但所增加的风险是非常小的。以一个人在 20 年内每两周乘坐一次香港至纽约的往返航班为例。其因癌症死亡的风险介于 23.11% 至 23.14%之间。 鉴于在许多发达国家,自然发生的癌症占死亡人数的 23%,这意味着实际风险增加了 0.5% 左右,这一数据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或许属于可接受的范围。

此外,提出质疑的还有宇宙辐射对妊娠和胎儿健康的影响。根据目前所知,在怀孕期间偶尔乘坐飞机所接受到的有限辐射剂量对胎儿的影响微乎其微。

 

单次航班的宇宙辐射

辐射量的测量单位为毫西弗(mSv)。我们航班的出发地或目的地大多位于低纬度地区,因此我们比在高纬度运营的航空公司幸运得多。某一特定航班的辐射量可通过网站进行估算,例如:

http://www.faa.gov/data_research/research/med_humanfacs/aeromedical/radiobiology/cari6/download/

这是通过计算机程序计算出的示例:

从香港至纽约(太阳活动高峰年):0.0688 毫西弗

从纽约至香港(太阳活动高峰年):0.0619 毫西弗

从香港至纽约(太阳活动低峰年):0.0938 毫西弗

从纽约至香港(太阳活动低峰年):0.0817 毫西弗

 

辐射量的限值指南

一般情况下,据辐射防护的相关国际机构建议,商业航空航班的从业人员(例如飞行员和空中服务员)每年接受的辐射量不应超过 20 毫西弗,商业航空航班的普通公众(包括搭乘飞机的孕妇)每年接受的辐射量不应超过 1 毫西弗。

针对医疗紧急事故,我们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 MedAire 公司签署了向空中服务员提供 MedLink 远程医疗服务的协议。MedLink 可提供来自各主要专业医生的全天候咨询服务。如果飞机因某位乘客需要立即接受专家诊疗而不得不改变航线,MedLink 凭借其涵盖了全球 5000 多家机场和紧急医疗资源的数据库,可及时安排乘客入院以及相应的后续复查。

国泰航空的飞机上配备有全套的医疗包和除颤器,以供空中服务员使用。此外,飞机上还备有少量的氧气,以供乘客在呼吸困难的紧急情况下使用。但如果您已知道患有呼吸道疾病,则请提前通知我们的订位部,因为可能需要准备额外的氧气。出于安全原因,乘客不允许携带自己的氧气瓶上飞机。

晕动症是由人体视觉感和均衡感之间的冲突所致,在飞机遇到气流时,这一症状可能会加剧。让眼睛一直盯住不动的物体有助于缓解这一症状。如果您存在晕机现象,可尝试坐在靠窗的位置,因为这样可以将视线锁定在地面、海面或地平线,有时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飞机中间靠近机翼的座位通常也是首选的位置。飞机上提供有航空呕吐袋。可选的非处方制剂有许多种,建议乘客就需要使用的适当药物咨询医生或药剂师。

我们所有的航班均为禁烟航班,因此空气中的污染物水平远低于大多数的城市街道。通过极细的过滤器去除灰尘、病毒、真菌和细菌后,将新鲜空气加入循环空气中,然后将其输送至机舱的顶部,同时抽取地面的空气,以带走沉降的微粒,使其远离呼吸区。

机舱内的空气湿度较低,但其并不比世界上许多地方,尤其是沙漠地区的湿度低。这对于大多数乘客而言不存在任何问题,但也有部分乘客会因皮肤、眼睛和鼻子部位较为干燥而出现轻微的不适。使用润肤霜、水喷雾器及眼药水通常有助于缓解这一症状。大多数佩戴隐形眼镜的乘客在飞机上并不存在任何问题,但也有少部分会出现不适感,并偏爱戴光学眼镜。

我们始终将乘客和员工的健康和安全作为首要任务。为此,我们制定了一系列程序,以确保为特别严重的传染病疫情做好预防准备。

 

对乘客的保护

凡患有会构成直接威胁的传染性疾病的乘客,我们会要求对其进行体检。如某位乘客的病症会严重危及其他乘客或空中服务员的健康和安全,则不允许该乘客登机,除非或直至危险已被解除。如果飞机上某位乘客被怀疑患有任何传染病,空中服务员将根据规定的程序对其进行相应的处理。这些准则符合由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针对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以及乘客的相关规定。

 

机舱卫生

我们对客机机舱、座位、空厨和洗手间的清洗和消毒一直坚持最高标准。我们的清洁程序是以各国际监管和卫生主管机构所颁布的准则为依据而制定的。

 

清洁的空气

我们采用的高效空气过滤系统(HEPA)对灰尘微粒及空气污染物的过滤效果高达 99.999%,可确保机舱内的空气达到最高质量标准。

 

其他措施

我们将继续依据监管部门、行业以及卫生主管部门所颁发的相关准则对我们的各项健康程序进行审核,并加强其实施。

我们致力于通过各项措施提升工作人员的公共健康意识,包括开展流感疫苗接种运动,邀请知名专家举办讲座,以及企业医务部会定期更新有关传染性疾病及健康提示的信息。

了解气压在飞行过程中会对人体产生哪些影响,将有助于您获得更舒适的旅行体验。客机一般都在高空飞行,尽管机舱内已进行了增压,但仍有可能无法维持与海平面相当的气压水平。大多数飞机会保持在相当于海拔高度为 6,000-8,000 英尺的压力水平。当压力降低时,气体会出现膨胀,从海平面上升到 8,000 英尺的高度,气体体积会增加大约 20%。

 

登机前注意避免食用含气体的食物或饮用含气体的饮料

人体内含有大量的气体,包括消化过程中在胃肠内形成的气体。由于胃肠内气体的膨胀会引起不适,因此登机前最好避免会产生气体的食物和饮料,例如豆类、卷心菜、碳酸饮料和啤酒等。

 

吞咽和打哈欠以减轻耳内压力

中耳腔内的空气也会随着大气压力的变化而发生膨胀和收缩。如果耳膜两侧的压力不均衡,则会导致耳膜鼓起,从而引起疼痛或暂时性听力减退。通常情况下,可以通过吞咽或打哈欠的方式平衡中耳压力,这一方式主要是让中耳内的空气通过咽鼓管进入鼻后的空腔(鼻咽腔)。咽鼓管在正常情况下是呈折叠状的,但在吞咽或打哈欠时,则会短暂地张开。但在飞机下降时,气压会增加,咽鼓管内的压力相对较低,易于使其保持折叠状,故而在中耳内形成负压,并因此引起不适或疼痛。

通过吞咽、打哈欠、瓦萨尔瓦动作(闭嘴,捏紧鼻孔,并在口腔和鼻腔内鼓气)或托因比动作(闭嘴,捏紧鼻孔,然后吞咽)可以帮助打开咽鼓管。

 

治疗鼻塞

鼻窦是面部骨骼和头骨内充满空气的空腔,其通过一些小的开口与鼻咽相连。如果这些开口因鼻塞而发生堵塞,则有可能在飞机下降时引发剧烈的疼痛。瓦萨尔瓦动作有助于缓解这一症状,但患有鼻塞、伤风、花粉症或鼻窦炎的乘客最好不要乘坐飞机。如果不得不乘坐飞机,在飞机起飞和降落前应使用鼻塞喷剂以进行预防。

 

牙科治疗后

在飞机起飞过程中,刚补完牙或者患有龋齿或牙脓肿的乘客也有可能因气体膨胀而引发疼痛。因此,接受牙科治疗后 24 小时内或者正受到牙病困扰的乘客均不宜乘坐飞机。

免责声明

国泰航空提供的上述内容仅供参考。未经国泰航空明确授权,严禁任何人擅自使用、复制或转载上述内容。国泰航空已对相关内容进行了仔细审核,并采取了一切我们认为合理的手段以确保内容的准确性。我们并未声明此内容在主题方面具有全面性,对该主题感兴趣的任何人不应将此内容作为其行事的依据。任何人亦不得将此内容视为或用其取代与主题相关的医嘱。强烈建议和鼓励对主题感兴趣的任何相关方寻求符合资质的专业意见(医疗意见或其他意见),以就内容主题中可能涉及的任何问题进行咨询。

关于旅行准备的更多详情